Wed

05

Sep

2012

牟宗三晚年美学中“分别说的美”

昨天重新再讀牟宗三先生在此文中最後一節〈I、審美判斷底原則以及其特性底分析之重述〉
http://www.moophilo.net/viewthread.php?tid=94&extra=page%3D1),以求知道牟先生是怎樣理解“分別説的美”。以下是我所歸納的要點。

依牟宗三先生,分別說的美:
1。其超越原則是無相原則:審美是無向的靜觀默會,無任何利害關心,不依待於任何概念,本質是非此非彼之遮詮
2。主觀地說是妙慧之直感:審美是妙感(直感)妙慧(品味)之品鑒,美以及美之愉悅在妙慧妙感之靜觀直感中呈現。
3。客觀地說是氣化之光彩:在認知與道德以外,與認知與道德無關
4。獨立於理性和道德:分別說的真美善各有其獨立的意義,是三種各依人之主體能力而凸顯的土堆,三者可各不相干
5。有美相:由人之妙慧之直感氣化之光彩而凸起遂顯一「住」相
6。不諍:美相是一自由自在、四無傍依的妙慧靜觀之「如」相;如相無向即是實相,函蘊著「不諍」
7。爲化境中合一說的美的象徵:雖非三教之化境,但類似之
8。引起愉悅:無任何利害關心,無混於「義理悅心」,遠離於激情與嫵媚,是一純美、輕鬆自在、閑適自得之愉悅
9。是生命之「閑適原則」:是生命之灑脫自在,讓人得生息,得輕鬆自由而無任何畏懼,得自由之翱翔與無向之排蕩
10。是靜態非動態的:妙慧審美本是一閑適的靜觀之「靜態的自得」,它本無「提得起放得下」之動態的勁力
11。可以頹墮:若無「提得起」者以警之,則它很可以頹墮而至於放縱恣肆,遂失妙慧,淪爲感性之激情
12。指自然之美與藝術之美
13。需要有「別才」:在自然之美,這「別才」則即是人之特有的妙慧與氣化之多餘的光彩之相遭遇;在詩(藝術之美),這「別才」是審美品味(taste)與「天才」之結合

更简单的话,可以这样说:

分別說的美的正面特徵:
1。氣化之光彩
2。妙慧、才
3。靜態、靜觀默會、直感
4。遮詮、如相實相
5。自由、自在,四無傍依,輕鬆、愉悅、閑適、自得、灑脫、生息

分別說的美不能與以下方面混淆:
6。理性認知、概念諍論
7。嫵媚、感性激情、放縱恣肆
8。利害關心、道德、畏懼
9。動態、勁力、「提得起」者
10。三教之化境

Comments: 0 (Discussion closed)
   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.